繁夜雨声

喜爱天空空

今夜月色真美

  严重ooc,时间线是一切结束之后

  小学生文笔,想到哪写哪,写的翻来复去,勿喷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毒品危害身体健康

————————————

  

  太阳西沉,霞光满天,阳光染红了半边天。


  今天是周末,楚工休假,韩越也难得有空。


  楚慈前几天刷手机,说想吃烤薯角,韩越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忙活。


  楚慈躺在阳台的摇椅上,手边是甜甜的草莓奶,温暖的阳光落在楚慈身上,上下眼皮就是多年未见的情侣,要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韩大厨娘端来一盆新鲜出炉的烤薯角,番茄酱和蜂蜜芥末酱,均匀的撒在上面,看起来有食欲极了。


  看见楚慈犯困,韩越蹑手蹑脚的找毛毯给他盖上,韩越知道楚慈神经衰弱以后,再也不敢轻易的吵醒楚慈。


  梦里,楚慈看见大片大片的令人神魂颠倒的蓝色粉末——蓝金。


  毒品有很多种,阿片类,兴奋剂类…


  无论是什么毒品,最主要的目的是促进人多巴胺,血清素的分泌,激活阿片受体,从而使人获得欣快感,满足感,加上乙醇的催化,达到意乱情迷的效果,这大多数毒品当然包括蓝金。(虚构)


  蓝金是新型芬太尼化合物,进一步的分析,芬太尼也不过是苯环哌腚的一种衍生物。


  0.3毫克足以让一个体重150斤的成年男性当场死亡。


  楚慈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去追求虚无缥缈的感觉。


  最到恨时,要是能让韩强死,楚慈不介意是蓝金还是自己动手分尸。


  法律是对一个人最低的道德准则,他曾经相信人人平等,相信法律能给他公平,伸张道义。


  现实狠狠给他一个巴掌,让他像跳梁小丑,刚刚经历过绑架,自己即将毕业,养母已经供出头的大学生,突然听到噩耗,楚慈来不及看最后一眼,养母哥哥弟弟已然是骨灰,难为他们能在繁华的京城里找这样一块荒凉的墓地,迎接他的是刻错名字的墓碑。


  仇人依旧是花花大少,穿制作精良的衣服,左手端酒杯,右手搂美人的腰,高兴了,拿起车钥匙,把马路变成赛车场地。


  很多次面对韩家人,他希望听到的是法律的判决,可仇人和仇人的弟弟在眼前反复横跳。


  许多不该出现的想法在脑中反复横跳。


  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想法,喜怒不形于色,这是楚慈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这个道理让他的复仇计划变得更加顺利。


  (韩越你知道糯米糍睡着的一小会儿,你兄弟已经死了上万次吗)


  想当初自己若是答应他们制作蓝金的要求,是不是能更早的通过自己伸张正义,让仇人更早的身首异处。


  楚慈完全又想象不了,因为自己制作蓝金而倾家荡产,支离破碎的家庭,每每有这种想法,脑海里都会浮现偏远山村的孩子,那些饱受毒品之困的人类。

  

  面对韩越,这个仇人的弟弟给自己屈辱,他践踏他的尊严,我是不是有斯德哥尔摩。


  看到韩越为自己背板家族,背叛阶层,违抗命令,险些搭进去一条命。


  梦境里,一切前尘都落在眼前,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楚慈,醒醒。”耳边是韩越叫他的声音。


  一切都结束了,温暖的房间,贴心的爱人,窗外东升的月光,还有一盘凉掉的烤薯角,生活的简简单单,时间足以治愈内心的伤痛。


  “韩越,今晚月色真美。”

  

感觉楚慈和教父在某些方面很像

教父帮助弱小获得友谊

楚慈拥有同样的同情心和同理心,赢钱捐款

教父是一个足智多谋思虑深远的人甚至在死后也能帮迈克儿压中大题

楚慈高材生,对韩强的复仇同样是条理清晰,狠厉果决

  所以产生一个微小脑洞,楚慈有一个像老教父一样的养父,也许就不是强制爱,是甜甜的爱情啦

  在某些方面感觉韩越是sunny大哥,同样的脾气暴躁,有能力,sunny有一个不争气的二弟,韩越有一个不争气的大哥

  越对比,越像,陷入脑洞无法自拔

  

韩楚 新年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头一次写文,练笔的作品

  没头没尾想到哪写哪的小短篇,不喜勿喷啊

  

  年少时韩夫人偏心,长大后明白她是个拎不清的,话不投机半句多,再加上高司令忙于公务没时间管他,父母亲缘薄的可怜,导致韩越一向是不爱回家过年的。


  1.不过,自从和楚慈和好了,他又开始盼着过年,那是属于他们俩个人的家。


  两个人一起打扫卫生,虽然都是韩越在做,楚慈在看,但在韩越的心里那是老婆对自己做家务能力的肯定。(ktv大师惊现茶艺。)


  两人一起去超市买年货,红彤彤的大福字,超萌的小兔子贴纸,楚慈同事送的贴在手机上的小对联,不知什么材质超级贵的本命红袜子,眼看着屋子被细碎的物件一点点填满,充斥着年的味道。


  其实楚慈是有强迫症的,书架必须一尘不染,每一本书都必须从大到小,分门别类的放好,书脊线也必须书架底线成90度。


  看着突然冒出来贴在书架木板十字中心带兔子图案的小福字,再看到韩越忙里忙外的开心模样,楚慈觉得,他能看见韩大厨娘隐形的尾巴再晃阿晃,他只能无奈的想着忍忍,过些日子再把书架重新归置一遍。


  2.不知道韩越从哪里听说的要从头开始走鸿(红)运,韩越偷偷的瞄着楚慈,想起之前的病弱模样,于是,韩越特意定制了一个红宝石发夹,让楚慈夹在脑袋上,企图通过祈福的方式,保佑他的可爱媳妇,新的一年身体康健。

  

  除夕当日

  

  “媳妇儿,快戴上给我让我瞧瞧。”韩越手里拿着蝴蝶形状的红宝石发夹,发夹做的十分精致,采用古法工艺,用金丝镶嵌,除开红宝石部分,其他地方也是各色玛瑙做配,富丽堂皇,耀眼夺目,充满金钱的味道。


  “不。”大男人戴这么女气的发夹,楚慈是拒绝的。


  两人结婚后,韩越脾气好了不少,不过为了讨好意头,韩越趁楚慈不注意,一下夹在楚慈的刘海上。


  这也太美了,这是老天给我小仙男。


  楚慈伸手就要摘掉,韩越控制住楚慈的手,也不知从哪学会的装可怜,解释自己意图。


  他知道自己的糯米糍拒绝不了别人的好意。楚慈确实放弃摘掉发夹的想法,不过不肯去照镜子。


  “媳妇儿,你知道自己有多美吗。”暴暴龙越看越痴迷,好像是小狗看见了香肠,对着糯米糍一顿猛啃。

  

  然后,开开心心的去做年夜饭了。


  楚慈表示他再也不想看见这个发夹了。虽然这个发夹最后改成胸针别在西服上了。


  3.今年过年这几天,赶上奇迹般的寒潮,考虑到楚慈是南方人,韩越怕楚慈冻到,屋里的暖气开的大大的,暖暖的,以至于年前楚慈上班回来,第一件事不是摘口罩,而是脱羽绒服,毛衣,甚至让楚慈以为自己是一颗洋葱,只留最里面的白色短绒打底衫,衬得皮肤白皙,韩越看了直流口水。


  “媳妇~。”某条暴暴龙精准定位糯米糍位置,猛虎扑食般扑过去,糯米糍充满甜甜糯糯的味道,香气扑鼻,令人垂涎欲滴,不争气的眼泪从嘴角留下来…


  某江,某l过不了审的画面。


  

大晚上看文,就是嫉妒,大家怎么都那么有才

观点

看小说,该带脑子的时候带脑子,有的时候就是无脑小甜文,甜就完了,我自认我不是一个聪明人,我就喜欢无脑看,写一些东西也是一样,有的时候他仅仅是灵光一闪出来的东西,做梦的一个场景,不写出来他永远都是脑洞,我想在我充满热情的时候,留下一些痕迹,等我热情褪去,让他证明我曾热爱。

  我知道自己写的东西口语偏多,我在读书,学习写作技巧,改文,我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在为爱发电,一口吃不成胖子,写作也不是我的生活的全部,我已经毕业了,日常总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在努力向前走。

还有一个原因是喜欢的好多太太都退圈了,自割腿肉,自己甜,自己舞,自己happy.

磕cp舞到正主面前不道德。

零食

  ooc严重,介意可退,小学生文笔

  突然看到月子餐想到的一个小脑洞

  第一次发东西不喜勿喷。

————————————————

  自从楚慈做完手术,韩大厨娘每天都在想办法给楚慈补充营养,换着花样做营养餐。


  少油少盐的营养餐,无论怎么做,都不会好吃。


  早餐:紫薯粥,蒸玉米,水煮蛋,白灼虾,水煮西蓝花


  午餐:杂粮饭,娃娃菜炖鱼,青菜豆腐汤


  晚餐西蓝花蒸蛋,金针菇蒸肥牛,木瓜银耳羹


  哦,下午还加了一个木瓜牛奶。


  这个营养餐越吃越奇怪。


  “韩越,为什么这些菜都没味道?”楚慈用眼神坚定的看着韩越。


  “不应该啊,我再网上找的,看起来很有食欲的。”韩越一边说,一遍顺手搂过楚慈的细腰。


  “我想看一下。”


  “什么?”韩越不老实的手顺着衬衫往上一顿乱摸。


  “营养餐的食谱。”


  “好的。”得了命令的韩大厨娘立刻翻找食谱。


  楚慈看到食谱,一个飞枕扔到韩越的身上。


  “金牌科学定制42天营养月子餐…”楚慈瞬间无语。


  “这是月子餐。”语气平淡,但韩越还是听出来楚慈语气中的怒气。


  楚慈想到自己这个礼拜吃的都是月子餐,就很无语,大男人天天喝下/奶汤,怪不得顿顿有木瓜。


  无语到的楚慈立刻去扒拉自己的零食柜。


  这是韩越给置办的,他偶尔允许楚慈吃点垃圾食品。


  看着楚慈去扒拉零食,韩大厨娘每天都看在眼里,内心心疼的不行,楚小慈同学的胃也是真的非常脆弱,生的冷的凉的辣的,菜里的生姜片,韩大厨娘都要掂量掂量反复斟酌到底要不要放。


  以至于韩越听到任何养胃的偏方都想给楚慈试试,这导致了楚慈除了游戏,翻一翻零食箱,成了反抗营养餐的抵抗行为。


  “媳妇,我错了,明天我们吃水煮鱼好不好。”韩越毛茸茸的脑袋挤在楚慈清瘦的颈窝里一顿乱蹭。


  “真的?”


  第二天晚上,在楚慈的期待下,韩越端上来一盆清水煮鱼。


  楚慈看到的白花花的清水煮鱼,立刻变成了霜打的茄子。


  “韩老二,这是酸菜鱼?酸菜呢?”这回是真生气了。


  “酸菜被鱼吃了。”为了楚小慈同学的胃,韩大厨娘学会了睁眼睛说瞎话。


  楚小慈同学,踩着拖鞋噔噔噔的去开零食柜,重新整理一遍,“小豆干,小面筋,小饼干,梅子干…”


  “媳妇儿,别生气了,吃完这顿,明天我带你去吃火锅。”韩大厨娘现在非常会看颜色,明显老婆生气了,快哄。


  “真的?”


  “真的,我保证。”韩越说着擦掉楚慈嘴边的饭渍。


  楚小慈同学开开心心的计划明天的火锅菜品。


  虽然不是麻辣牛油锅,但是结束了清淡无油的月子餐,楚慈还是很满足的。

  最后的最后,营养餐再也没上过桌。


  


  

真的要哭死,我喜欢的太太一个接着一个退坑,kq的太太们真的是艰难生存啊,前几天还吃了tag瓜,为什么啊,感觉是个傻逼都能来参合一脚,好烦

昨天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了这个人发的引战帖,在我眼里,她有点像小学生非要论证一加一到底等不等于二,等不等于那不都是个人看法吗,你不喜欢大可以,自己不看,这种自己不吃紫薯味蛋糕非要喷口吐沫星子的人,真不知道该说啥,我看了一下这个人的回复,就觉得有点搞笑,所有人问她看没看过原著的,她都不回复,问kq,她也不说原著,只拿身份说事,这么热切,我都会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一边骂一边偷偷看kq同人文了,要不然怎么会知道的有点详细,又不完全详细,无非是把同人文里的共有信息整合当原文,那姐妹,好多文里都有一个叫扑克的孩子,你不会真要以为他是abo世界吧。

第二,姐妹,你拉黑人的手法如此熟练,应该是没少被怼被骂,你也是个狼人,这样都没能放弃引战,你是多想要话题度和讨论度。

大家都是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老师也没教你这个吧,教学大纲上也没有这个,春秋时期礼崩乐坏,那还百家争鸣呢,思想共存呢!骂人的话省略一万

第三,你推荐的大多数都是主攻文,贱受,我也不想文明说话了,你要是觉得天天有人说一些,主攻文的垃圾话好听,谁还没几个小号啊,真是乌鸦站在煤堆上,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